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界域之王 > 第三十章:竹叶绿
听书 - 界域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章:竹叶绿

界域之王 | 作者:威信的天空| 2020-10-05 23: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一看到艾克上校的气势突然变化,戈夫曼立刻失去了兴趣,他发现艾克上校左舷的缺陷受到了诱惑。戈夫曼的飞腿直接射中,艾克上校的腿还没来得及反应就飞了出去。

虽然在他的威胁下有一种痛苦,但艾克上校只感到创伤。戈夫曼的手很仁慈,他的肋骨也没有断。在半空中,艾克上校翻身,使他的马下沉,用一只手保护他,并深吸一口气以止痛。

戈夫曼的任性再次激起了艾克上校的怒火,戈夫曼的升值势头再次蔓延,比以前更加强烈。戈夫曼温和地说了句‘噢’,不等艾克上校站出来,就先跳起来,跳到空中,踢到艾克上校的头上。

艾克上校急忙向左移动以躲避它。谁知道戈夫曼的腿后面在扫,当身体转动时,弹出式的腿突然随着艾克上校的移动而被扫过,迫使艾克上校建造一座铁桥并封锁它。

戈夫曼没有多大力气,但它使艾克上校后退了几步,他的手臂和一阵麻木。一旦戈夫曼高兴起来,没有等艾克上校站在他脚下,有点像一个影子在艾克上校眼前,戈夫曼推到他的前面,一个巨大的拳头轰击艾克上校的腹部肌肉,艾克上校有时间打破他的肌肉和抵御攻击的时间。

戈夫曼碰艾克上校的时候,他的拳头已经关闭了,但很快,他又把艾克上校的身体推出来了。艾克上校虽然被炸了,但他的身体直接飞向建筑材料也是极其危险的。

每个人看到艾克上校的背倒在突出的钢条上,都忍不住大喊大叫,但是艾克上校被戈夫曼推倒,试图避开它,他无法做到,艾克上校干脆闭上了眼睛。

戈夫曼闪动,眼睛闪烁,戈夫曼出现在艾克上校身后,轻松地抱着艾克上校的身体,来回推。艾克上校感觉就像一个被打的球,来回弹跳,当他睁开眼睛时,艾克上校站在地上。

戈夫曼平静地从艾克上校身后出来,径直走回航空公司,没有说话。艾克上校知道他离戈夫曼太远了,立刻放弃了,低声说了一会儿,然后转向马赛,颓废地说:“马赛先生,非常感谢你的感谢,但有了这么强的主人,我们士兵们没有任何差别,你为此付出的钱也没有任何影响。“我们会尽快想办法还清的。对不起!

马赛笑了笑,不以为然地说:“上校,这位自称是他家族的第一位主人的戈夫曼先生,现在无法打败他,但我可以告诉你,戈夫曼先生,我告诉过你,我告诉过你的第一位实验实践者,只要你努力工作,你就有同样的机会。

虽然艾克感谢戈夫曼救了自己,但他仍然恨戈夫曼那样做,所以当他听到马赛说还有机会的时候,他当然不会推开,他立刻感谢了他,但是他低声说,指着仍然躺在建筑材料上的士兵们,“我的这些士兵都是孤独的人,他们现在不知道,“他低声说道,指的是那些还躺在建筑材料上的士兵。“我的士兵们都是孤独的,“他低声说,“这些士兵都是孤零零的。“他们现在不知道

马赛宽宏大量地笑着说:“别担心,我们会照顾他们的,但你得多找几个士兵,否则,我们的实验就没有反差了。

艾克上校感激地点点头,又瞪了高夫曼一眼。在这次事故中,亚航和戈夫曼激起了终生的敌人。

到每个人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躺在外星世界的新基地营房里了。戈夫曼和航空公司都站在营房外,周围是12名拉门武士,他们都专门安排了一对一的训练。

兵营挨着森林的边缘,后面,相隔60多米,是魔兽世界的大村庄,重力小屋,沿着营房的右侧,在划定的区域内,架设一个高电压电网,每高5米,每100米就有一个掩体,没有门,如果你想出去,你必须绕着森林,穿过村子周围的哨站,你可以出去。

由于人手不足,只建造了四十多个重力舱,按设计能力计算,有二百多名学员可同时练习,作为首批艾克上校及其他人,观察期只有七天。

在学员催眠期间,戈夫曼秘密给艾克上校等人注射了一种强化注射,这是一种可以优化基因序列的试剂。在航空公司的强烈反对下,神子等学员被暂时放弃。试用期结束后,艾克上校的结果超过了神子组,很明显,神子等人会被注射。

审判的第一天,艾克上校成功地通过了新旗、王家兄弟、青青的一级考试,刘伟强和苏海星因体力不足、意志薄弱,提前退出了考试。这一天,他们仍然没有看到基因增强的效果。

到了第二层,艾克上校仍然顺利通过,参芪四人似乎很不情愿,但他们都活了下来,第三层已经是那些能干的少年们所考验的空间的力量了。

艾克上校坐在重力舱的中间,教练洛门把拉手向上推到‘3’。艾克少校立刻感觉到脊柱上的压力猛增,他的身体无法停止,更不用说站着了,即使他躺下来,也会很难,所有的器官似乎都会被拉到地上。

艾克上校吸了一口气,用力用力,猛击着他的肌肉。在他旁边,拉门武士一直在指导艾克上校如何控制自己的思想,以抵御重力场。艾克上校也听说他尝试了很长时间,终于发现了那种特殊的感觉,从眉毛上释放出一丝背诵的痕迹,立刻感到有点放松,但还是没有站起来。

另一方面,仰望星空和望月,两兄弟依靠精神练习的内在力量,类似于航空引导内力,竟然成功地完成了第二天的训练,清清还以那莫名其妙的“天工“为基础,在重力舱中,吸收了宇宙的气体,形成了一个气场,包围了身体,然后,进入身体的关节,第一次成功地站起来。

时间很快就进入了最后一天,现在只剩下艾克上校和他的五人,以及他的兄弟和清清,而艾克上校的团队比军校组要好。这两个小组的最后训练不再是分开的,这两个小组将由戈夫曼和亚航以统一的方式指导。

进入重力舱后,一家航空公司首先表示清清三人将发射战场,然后航空公司应观察进展情况,然后才能得到良好的指示。显然,学员组的其余三人,如阿航,将内力和脑力混合成一种战斗精神,这种精神既能承受重力场的限制,又能发动攻击。

然而,这样做最大的缺点是内力和脑力的结合程度,或许每种方法都是如此。令人惊讶的是,这三人在两种不同能量的结合上比航空公司的情况要好得多,而且还产生了互补效应,这是出乎意料的。

亚洲航空公司认为三人的战斗精神非常稳定,因此取消了对战场概念的指导,而是教导三人根据气流的感觉,用相同的动作进行不同的攻击。

三个小时的训练已经过去了,也就是中午(注1)。吃完饭后,亚航总是感到有点不安。下午被引导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急忙走到最后一次修行的终点。

一只双头狼兽突然出现在电网的边缘,仔细利用树枝探索电网的作用,什么也看不见,手狼兽就会转身消失在草原上。

经过一个小时的修行后,两组受训人员将分别与巨熊和魔兽战斗,以测试训练的效果。除了少数警卫外,基地里的所有警卫都挤进了森林村。

对峙小组分为两部分,艾克上校在门口,他的兄弟和清朝就在村子里,被数百只魔兽隔开。村子里欢呼雀跃,为精彩的对抗欢呼,气氛热闹。

艾克上校遇到了一只巨大的熊和魔兽,在此之前,一个人和一个野兽测试了另一个人的力量,双方并驾齐驱,但艾克上校占主导地位,如果熊魔兽不能有效防御,对抗就不会持续太久。

艾克上校先发制人,巨大的熊魔兽是巨大的,艾克上校只能攻击它的下一组,但这也不容易。“巨熊强壮的双腿掠过,轻而易举地阻止了艾克上校的攻击。由于艾克上校无法连接,巨大的熊魔兽在地面上大步行走,摇晃着艾克的重心回到地面,不断后退,而巨熊利用这个机会走近了。阻止艾克上校组织反攻。

艾克上校被迫摇动脚,迟早要被那头巨熊踩上去,迟早他会被那头巨熊踩上去,艾克上校会向后一靠,连续几次向后退,到他着陆的时候,他已经在几米以外的地方了,体形稳定了下来。“艾克上校突然向前跳,突然往前跳,他的身体缩成一个球,拳头聚集在胸前,当他走近时,他就会爆炸。

巨人熊和魔兽喝得很厉害,交叉双臂,先堵住了艾克上校的进攻路线。“在途中,艾克上校突然旋转,轻轻踩上了巨熊魔兽建造的铁桥,跳到了巨熊魔兽的胸前。由于身体形状的差距,他挤进了巨熊魔兽世界的空间,他的双拳暗示着一个纪念场,一次猛烈的轰击,一声巨响,一声沉闷的巨响,而巨熊和魔兽世界的巨大身体在被巨熊和魔兽世界的巨大身体轰炸后倒倒了,而巨熊和魔兽的巨大身体在被巨熊和魔兽世界的巨大身体轰炸后倒倒了下来,而巨熊和魔兽争霸的巨大身体被巨熊和魔兽轰击后倒了下来。然后倒在地上,有一段时间,竟然站不起来。

艾克上校仍然气势磅礴,拳打脚踢,隐约看到一种微弱的光环,艾克上校的眼睛凶猛而凶猛,一点也不认为这是一种对抗。他朝倒下的熊魔兽世界走去,一路走到那头巨熊的头上,冷冷地望着战败的人,使劲地弯下胳膊肘,马上就要吹倒了。

高夫曼,他在场外掠过,突然喝了一杯,“停下来!

所有围观的人都被咆哮声拦住了,艾克上校在球场上受到了惊吓,双拳在中途突然停了下来,这是及时的,没有犯什么大错,但是艾克上校的眼睛闪着怨恨。

艾克上校站起来,伸出双手,慢慢地走到休息区,没有带走利格夫曼。

艾克上校的行为立即引起森林中魔兽的一致反感,观看魔兽世界的咆哮声,但由于航空公司和戈夫曼,一直在压制怒火。

阿恒跳过中间的恶魔群,倒在戈夫曼跟前,问道:“你好吗,酋长?

戈夫曼看了看航空公司,不想大惊小怪,摇摇头,什么也没说,Airan自己看了看场地的情况,心里也明白了这件事,但在它犯了大错之前,Airan不再接受调查,正要回到另一个地点,基地突然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呜咽的声音,此时特别突然。

注:在外星世界中,白天和黑夜没有变化,这是时间的记录。

还没到基层,大家都觉得大地在颤抖,只有万马奔腾才会有这种程度的震颤。突然,大家的脸都变了。

空中也有一声口哨,似乎草原魔兽争霸重组了军队,意图一举吞并整个六巨头。

目前的情况不是原始的、外围的、架设电网的,虽然效果不会很大,至少它也是一个防御线,而且基地,至少有40多个掩体,如果你想攻击外围防线,还得付出很大的代价,类人猿和熊的魔兽数量也不小,如果你想在这里抓到,应该不是很难,很难说草原魔兽世界是疯狂的吗?

阿航没有等着穿越森林,先是飞到半空中,才突然出现,情况相当危急,空气中,至少有数千只鹰魔兽聚集在空中,黑压压满地,无数的草原魔兽涌动,数量绝对不少于200000,整个草原和森林交汇处,都充满了魔兽争霸。

现在才仔细观察,无论是在空中还是地面,魔兽世界的种类都有所增加,但它似乎与原始的魔兽世界有关,比如双头狼、蝎子和巨鹰,与魔兽不同,这些动物都有皮毛或硬盔甲在身体外。它应该是未经修饰的。

不管这些动物是不是土生土长的动物,这些动物现在都和草原魔兽世界混在一起,它们的气势和数量都非常惊人,亚洲航空公司现在有了一支军队,根本不足以抵抗。

阿航落在戈夫曼旁边,向戈夫曼低声说出了情况。现在,受训人员的能力还没有经过测试,整个力量远不及佐西队。

在后面,巨熊魔兽和猿猴形成一个小方阵出来,巨熊魔兽主要负责机翼的两侧,猿猴排在航空公司和其他飞机的后面,其中一些已经爬到树上为空袭做准备。

艾克上校轻轻地跳进重力舱,向外看了看,然后在他的左臂一侧向他的部下做了个手势,士兵们立刻牺牲了生命,在艾克上校面前排起了长队。

神七等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在森林的边缘,早就傻了。

在草原上,魔兽和一群野兽混为一谈,在五公里之外的山上,到处都是山的起伏,再加上天空遮住太阳,连航空公司和戈夫曼这样的人都震惊了。

然而,这两个人不知道这些魔兽争霸是怎么出来的,这是最后一次战斗,至少有5万只魔兽世界被埋在森林里,再加上之前成千上万的魔兽争霸,草原魔兽世界早已耗尽殆尽,就连暴龙霸王龙也几乎被消灭了,而在控制室里,也没有这么庞大的魔兽争霸大军。

近两公里时,魔兽军团开始停下来,汇聚成一个小方阵,双头狼、蝎子和数以百计的龙兽还没有停下来跳跃,立刻,草原军分裂成两部分,数量明显要小得多。

艾兰回头看着他的身边。除了十几名拉门武士,12名受训人员仍然空手而归。然而,艾克上校似乎并没有被眼前的情况吓到,而是冷静地盯着魔兽争霸部队的变化。艾兰稍微放松了一下,对戈夫曼说:“酋长,让我们先在空中攻击魔兽争霸,暂时在艾克上校的指挥下,只要我们在空中击退部队。“你可以削弱魔兽争霸部队。

戈夫曼点点头。戈夫曼在与这样的军团作战方面不如亚洲航空公司的经验丰富。戈夫曼抬起头对艾克上校喊道:“艾克,地面上的所有部队暂时都在你的指挥下,我们将对付空中的敌人。

艾克上校痛恨戈夫曼,但在生死之时,他举起手,做了个‘OK’的手势。这时,航空公司已经告诉身后的猿类,把一些铁矛和木盾牌交给了所有的学员,阿恒不愿意向新琦等人解释。此时,最重要的是抓住第一次机会。

虽然身上没有刻度的盔甲和特殊的机器甲,但水晶盔甲不会丢失任何盔甲,轰鸣一声,全身瞬间的幻想光彩,身体周围的机场涌动,模糊地形成保护层,皮肤,也被涂上了彩色的水晶膜。

亚洲航空首先飞了出去,很快,没人看到亚航的命运,格曼惊呆了,有点不相信航空公司已经达到了岳神的境界,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去感受,格夫曼舒的手握着半月的剑,用飞机的后边,全力追赶,12拉门武士也飞向空中,第一次开始战斗。

除了森林中的魔兽争霸,十二名受训人员难以置信地揉着眼睛。十几名航空公司人员的能力已经超出了这些人的理解范围,学员怀疑:这是重力舱中的高水平练习吗?

掩体,数百名‘工人’已经从地下防御工事进入,这些‘工人’非常擅长处理掩体内的准备好的枪支,‘拍打~!’各种枪支的保险箱,100多个炮口的黑洞,静静地聚集到射击门,等待野兽进一步靠近。

猿类早就被航空公司训练了,默默地计算野兽的程度和距离,掏出身后简单的标枪,准备发起第一波投掷攻击。艾克上校好奇地看着猿类,觉得这些类人猿的军事素质很高,根本不需要指路。艾克上校只是跳下去,集中精力带领士兵去杀人和拯救生命。至于申池,艾克上校没有义务这么做。战场是自己的。

阿航进入雷击,手举着两英尺以上的水晶剑,用阿航的快速挥手,在鹰头魔兽世界和巨鹰进进出出的身体里,空气继续落在魔兽世界的遗骸下,被斩首。

阿航的入场,让鹰头魔兽世界惊慌失措地停下来,想追踪空中航线,然后从包围的高度出发。老鹰没有鹰头魔兽世界的战略意识,仍然轻率地向前飞,一头撞到欢迎的戈夫曼等龙门武士。

戈夫曼没有等巨鹰走近,突然抛出半月刃的左手,用心灵的力量控制着轻剑线,在空中阻挡鹰,锋利的半月剑刃,迅速划入巨鹰身体的剑网,一轮暗月闪烁,巨鹰已经与众不同。

迎面攻击的程度与航空公司不同,立刻让巨鹰开始围攻和捕获,在戈夫曼和其他人周围,四面八方,所有的大鹰,高夫曼不敢再分散剑的注意力,忙碌的翻滚形状,在鹰与鹰之间的空隙中穿梭,有时骑着鹰的背向攻击,有时扭曲和刺穿巨鹰的身体,不断地推动巨鹰的包围。随着巨人的身影上下移动。

虽然12只拉门武士已经很强壮,但面对无数的巨鹰,他们仍然不能立即适应,不断被巨鹰抓伤,或者被巨大的翅膀扫过,翻覆不能有效地突破周围。

鹰头魔兽世界的数量不是很大,只有300多只,在空中的雷雨掩护下,很快就被消灭了,空中有意识地杀死了鹰头魔兽,会加上肘部或踏板,会在这些时刻被杀死的魔兽争霸,像高空炮弹一样,身体继续坠落,撞击地面已经进入魔兽军团的范围,会加上魔兽的死亡,就像一颗炮弹落在天空中,身体一直在下落,撞击地面已经进入了野兽军团的范围。“地上不时有些混乱,但身体很快就被一支猛增的野兽部队践踏了。

艾兰回来寻找戈夫曼和其他人,现在这些龙门武士长期被困在巨鹰的围困中。除了戈夫曼,其他12名武士已经伤痕累累,几分钟后就会被巨鹰杀死。

阿杭突然听到大海远处传来咆哮声。守卫城堡的萤火虫翼兽正在路上。到达前,他第一次从野兽之王的力量中出来。阿亨又仔细地看了一眼。在菲克斯翼兽的旁边,有一只魔兽,很像竹叶绿,但它的头要大得多。

在地面上,43个黑暗的掩体同时开火,枪声密集,掩体的枪眼被宣泄愤怒,自动步枪射击的舌头不断吞咽,子弹向兽群发出呜咽声,连续的野兽在脚下被击中和跛行,但它们没有改变势头,向前滚去,被身后无数的野兽踩在脚下。

黑红的血肉被爪子的撕破踢着,不断地飞溅到空中,不时在双头狼的身体和鼻子后面飞溅,双头狼贪婪地舔着同类的血肉,喷出热气,仿佛非常满意,这些野兽被刺激到疯狂。

类人猿也开始投掷标枪,45度左右的仰角,让简单的标枪迅速插进双头狼,数万条标枪形成天网,一大片完全覆盖,许多跳到半空的双头狼,想要避免攻击,但是密集的标枪阵列没有移动的空间,锁定的双头狼已经被刺穿,钉在地上,形成了不同的标杆形状。

马上,猿猴把所有四条标枪都扔了,每一波攻击,提高了几度,使双头狼无法避免,天空中,只有浓密的标枪奇想飞舞、穿插,那破碎的空气惊动了疯狂的双头狼,成千上万的双狼在这只动物的命中被杀死。

10万只疯狂的双头狼朝枪开枪,可怕地强迫下了电网,凶猛的双头狼,完全忽略了铁丝网、双爪和牙齿的网眼,竟然要撕开细丝,立刻,五千伏的高压嘲讽声在环的各个部分,蓝色的火花继续跳跃,双头狼突然在电网上变成一堆烧焦的肉,散出一股浓烈的焦味。

草率触碰电网的双头狼,虽然损失不小,但也阻挡了地堡的有效射击,虽然子弹继续穿透烧焦的双头狼的身体,但力量已经减弱,不能伤害后面的野兽,只能偶尔穿过缺口,炸掉一些野兽的头。

双头狼开始试着跳过电网,站起来也超过了三米高,双头狼喊着,双腿后面的凶猛踏板,尽可能高,电网的五米多不时被交叉,但在半空中,应该是一支铁矛,猿类已经形成了三排防御网格的顶端,前排保护着前面的前方,最后两排高而斜的铁矛近四米长,矛尖杀死了网格上方的缺口,猿类已经形成了三排防御线在网格上方,前排保护着前方,最后两排高和斜举近四米的铁矛,矛尖杀死了网格上方的缺口。除非双头狼能跳得越来越远,否则它只能成为猿矛下的灵魂。

然而,大多数双头狼因为缺乏跳跃的动力而被封堵在电网的顶端,瞬间燃烧。

双头狼兽从后面的阵列中被抓住,在方阵中,提出了一堆圆木堆,双头狼阵列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叫声。双头狼群有序地展开了一条通道,双头狼方阵与方阵相撞,向电网冲去。

数以百计的撞击点是专门选定的地点,分别卡在掩体的中间和前面,只要电网破裂,电网上的身体就会被炮孔、掩体堵塞,失去最大的效用。

就在一米远的地方,这只双头狼和野兽有序地把上面的一堆东西拉了回来,然后向前推进,冲向那具烧焦的身体。“电网一个接一个地断了,裂开的电网上方的空隙,嘲笑着直直的电灯,但底部却卷到了两边。坍塌,打开,和大的,许多鲁莽的双头狼冲入前面和底部的网格,但滚回双方。没有打算倒塌的地方,而且洞口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许多鲁莽的双头狼争先恐后地跳进去,许多鲁莽的双头狼争先恐后地跳进去。都卡在电网里,电流继续流过,导致神经收缩,身体不停地抽搐。

所有双头狼兽都停住了,抱着上面的堆不知道怎么办,后排,然后展开嚎叫,双头狼兽听到命令,赶紧后退,然后又进行了第二次碰撞,然而,碰撞点自觉地选择了铁板支撑的电网。

由于无法参与空中攻击,爬进树上的猿类开始专注于地面的冲击。当双头狼撞向第二次碰撞时,树上的猿猴也投掷了攻击,锋利的标枪直接寻找对撞机,突然打破空气的声音在阵列中再次响起,奔跑的双头狼不时地被射入胸部,身体倾斜,随着顶部堆入地面,后面的射手也混入一个球。在地面上滚动。

这个组织在地面上多次没有取得有效的突破,另一个短促的嚎叫来自双头狼的背后。所有的野兽,如双头狼和暴龙霸王龙,都开始有秩序地撤退200米。

在空中,亚航急忙扑杀,将巨鹰赶出大嘴,重叠巨鹰,找出拉门武士的位置,这并不容易,航空只能拼命杀死身边所有的老鹰。

戈夫曼现在可不容易。一个人被200多只巨鹰包围着。如果不是因为巨鹰的巨大身躯留下了很多空隙,戈夫曼甚至就没有地方躲藏了。戈夫曼也非常被动,不仅不能准确地旅行,而且还能承受不同方向的气流爆发。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身体感到疲倦,头微微肿起来。

戈夫曼不得不改变他的战术,划出一个缺口,爬上一只巨鹰的背,这是他有脚的地方,这样至少可以节省一些精力。

戈夫曼踩着巨鹰,摇摇晃晃地想摆脱戈夫曼,其他老鹰,不管高夫曼脚下有同样的死亡或生命,实际上是相互碰撞的,本来不情愿的巨鹰不停地转过身,飞得越来越低,高夫曼弯下腰,用巨鹰的背弯了一下,脑袋更晕了,但是巨鹰很快就倒下了,戈夫曼没有机会跳下去,直接被带到了野兽军团,这也是被鹰晕倒的原因。

菲克斯翼兽终于到了,被一只巨大的翅膀包围着一只绿色的龙兽,只要成年的菲克斯翅膀野兽,两只王兽在空中相互保护,互相攻击和防御,近距离的鹰被两只王兽咬伤而死,飞翼兽的一条蝎子尾巴,同时也展开神威,龙翼兽的身躯魔法冲出一片田野,拍打着接近雄鹰的雄鹰,使紫龙翼兽处于一种无敌的状态中。“-

野兽军团的撤退让森林松了一口气。艾克上校和其他受训人员也经历了一场冷战。沈琦等人也从最初的恐怖中恢复了一些勇气,得知猿类紧紧抓住木盾顶部的铁矛,盯着军团的一举一动。

艾克上校再次跳进重力舱,观察了一会儿,突然喊道:“小心攻击!

然后,实习生和地上的猿猴命令道:“找到高处,爬上树,或者爬上重力舱,快点!

类人猿听不懂艾克上校说了些什么。当他们接受训练时,艾兰带领一位领导人穿过神圣的空域,通常是用特殊的手势指挥。艾克上校这样喊着,猿类们茫然不知所措。齐淑卓看着它,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艾克上校怒气冲冲地指着已经开始行动的学员,然后指着那棵大树喊道:“走到树上去!

在艾克上校的指引下,猿猴终于想出了办法,迅速撤退到森林里,突然爬上了树。

如果你爬得很高,你可能无法避免兽人军队的攻击,但这会增加很多防御系数。如果蝎子想接近森林,它也会受到体型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都无法进攻,完全陷入了僵局。

在地堡里,他们正在转向攻击点,攻击从基地钻出来的巨型蝎子。疯狂的射击交织成一张网,这只巨大的蝎子被困在网里。子弹直线飞来飞去,刺穿了巨蝎子的外甲,从全身的枪口喷溅出黑血,滴落在草地上,冒出黑烟。

站在高地上的艾克上校看到了,吓了一跳,大声提醒周围的士兵:“小心,蝎子体内有毒!别碰它

草原野兽军队撤退后,他们只是在为下一次进攻做准备。一只狼从双头狼中出来,在天空中嚎叫。在双头狼面前,上千只强壮的双头狼冲向电网。然而,一到电网,两头狼都倒下了。

之后,又有一队两千只双头狼跑了出来,踩在前线的尸体上,搭建了一个平台。在总攻之前,这些跳台是用烧焦的同类尸体小心地藏在地堡的攻击掩体里。

布局完成后,头狼长啸一声,10万头双头狼再次冲出来,冲向基地。刹那间,一股狂潮再次形成,发誓要消灭眼前的一切。

快跑中,双头狼群稍稍调整脚步,在前方,站台若隐若现,正试图抓住机会站起来。

当艾克上校引起地堡的注意时,无数的双头狼已经踩到了同类的尸体上,呼啸着穿过电网。瞬间,他们冲进了基地。两头狼一倒在地上,就冲到森林里去了。他们似乎忽视了艾克上校和其他人。

双头狼的第一个目标是在大寨村旁边建一个动车室,这是电网的供电。当森林魔兽明白这一点时,它已经因为人手不足而落入野兽军团的手中。

这套动力是专门研发的多能源电机组,可以由太阳能和风能提供动力,但启动时也需要汽油发动机驱动。

虽然双头狼不知道如何控制它,但只要它能被摧毁,只要它能咬人,双头狼就永远不会松手。

一只双头狼咬伤了输油管道,并立即从输油管喷出淡黄色汽油,汽油一直沿地面流动。

电动机仍在供电。附近有一套变电设备。有两个头的狼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只是把电机向下推,电机座下面的电缆突然断了。暴露在空气中的电线不断发出嘶嘶声和火花。

这只双头狼有点害怕淡蓝色的光线,他不停地往地上泼水,想把它藏起来,但这是毫无用处的。咬过管子的双头狼突然想起了水能扑灭火的常识,于是他低下头,拿起管子,把油溅到铁丝上去了。

一时间,汽油被点燃了,吞没了接近动机的十多只狼,火势还在沿着地下汽油蔓延到变电站。

火势越来越大,火势越来越大,火势无法承受。它爆炸得轰隆一声,溅上了火苗的碎片,在大寨的木桩和周围的大树上,火势不断蔓延,逐渐蔓延到失去控制的地步。

随着高压电网的消失,双头狼和暴龙暴龙立即开始摧毁电网,向基地和森林内部发起攻击。

随着火势的蔓延,类人猿和巨熊魔兽世界逐渐被推倒在地。他们组织了混乱的队伍,进行反击。

艾克少校和其他人终于被这些雇佣兵包围了,他们被蝎子和双头狼包围着,不断地用前肢骚扰重力舱的顶部。

艾克上校和其他人一手拿着木盾牌,一手拿着铁矛,蹲在重力舱的顶端,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防御圈,努力暗杀附近的野兽。经过这些天的特殊训练,以及秘密注入基因增强剂,这些雇佣兵不亚于普通的拉门武士,战争越勇敢,身体的潜力就越大,在生死关头逐渐被逐出。

一切唯利是图的行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刺耳、抽回来,简单而有效的两种动作,甚至连底部的蝎子和双头狼都要死近百只,身体就要堆到半个重力舱的高度了。

艾克上校看着脚下越来越多的野兽身体,看到红黑两色的鲜血飞溅,还有狼的哀号,这使艾克上校渐渐陷入迷幻状态,艾克上校总是感到头晕目眩,好像他的头很重似的。

这时,附近的一名士兵大声喊叫,无论士兵多么强大,士兵都不可能同时面对无数的野兽,没有心理上的恐惧。这名名叫“呼喊“的士兵已经到了崩溃的状态,歇斯底里地喊着,突然失去了他的木制盾牌,双手摇摇晃晃地拿着那支铁矛,在底部疯狂地刺杀,即使下面没有野兽。

艾克上校大吃一惊,在他身后,另一名士兵也失去了所有武器,赤手空拳地跑下重力舱,咆哮着,杀死了野兽,两名士兵有点失控。艾克上校和其他三名士兵有点失控,热血涌上他们的大脑,他们的头脑更加混乱,一切都混乱不堪,仿佛无数的声音在他们耳中回荡。

艾克上校站了起来,把他的铁矛扔向地上那只目瞪口呆的野兽,像飞碟一样把木盾扔了出去,他的头像疯了一样向天堂咆哮。

就连艾克上校也控制不了它,其他士兵也控制不了它。战斗后不久,雇佣兵就一个接一个地失去了控制,使地面上的战斗越来越紧张。

在空中,艾兰与菲克斯和蓝龙一起,终于救出了九名拉门武士和另外三名,他们早就被大鹰的尖利啄杀了,甚至天平也被撕成碎片,散落在草原上。

阿航双手一挥,两只血闪闪发亮,最后两只鹰被亚航追赶,被切断了。阿航长长呼吸,环视战火。突然,森林边缘的火势迅速蔓延,基地几乎受到影响,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设施。艾兰急忙招募了那头飞翼兽,急忙说:“飞,你快去扑灭火,不要让基地被毁了。

菲克斯点了点头,喊了几声。阿航指着那只长翅膀的野兽说:“你咳嗽,你的朋友~。

阿航还没说完,青龙的翼龙就跳了过来,伸出一条龙的长舌舔他的脸。阿杭意识到,他会这样做的,除了那片肮脏的竹叶绿外,没有别的外来的野兽。

艾兰了解竹叶绿的力量,也指森林说:“竹叶绿,你也帮忙,那个基地对我很重要,一定要帮我保护。

竹叶猛烈地点点头,长龙怒吼,飞翼兽冲到森林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