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偷心保镖 > 第226章鸠占鹊巢
听书 - 偷心保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26章鸠占鹊巢

偷心保镖 | 作者:房东老才| 2021-04-07 17:2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卧室里,一番惊魂过后。

祝晚秋走下楼,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当真正勇敢面对的时候,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一双大手突然环住了她的腰,她顺势靠在男人怀里,“是你告诉小沉来救我的?”

“嗯,我想看看他,心里到底有没有你这个妈妈,如果他无动于衷,那这王八蛋彻底没救了,还好这小子良心未泯。”

“他现在收敛很多了。”

“看得出来。”

林舒这么晚来他家里,很容易让人误会是要过夜,有点骑脸输出的意思了,张沉都没发火,这是默认了林舒和他母亲的关系了?还是现在落魄认怂了?

“哎?你把童远带到哪去了。”

“在你家地下室,待会我有话问他,先说说你的事。”

祝晚秋知道要说什么,拉着他去了一楼的书房里,关上门,回头抱住情人,舒缓着刚刚的惊魂未定。

“害怕了?”

“还是有一点,为什么我又遇到这种事了。”

林舒笑了笑,“你身上有一股魔力,让男人失去理智。”

本来心情很差,被他这么一说,祝晚秋无奈的笑了,“这算夸我吗。”

“当然算,我也是你的俘虏。”

“一个失职的保镖吗。”

“你也懂这个?”

她点点头,“听说了一点,保镖是不能和富家太太有事的,会被老板开除。”

林舒苦笑着,“所以,我因为你,犯了错误。”

“我现在也不是阔太太了,以后也不会是,不会影响你工作。”

她抬头和林舒四目相对,眼里擦出火花,祝晚秋默契的闭上了眼睛。惊魂过后,自然要安慰一番,而最直接的安慰,就是情人之间的拥吻。

林舒也差点上头了,上头了就要上手,被祝晚秋及时推开。

“手那么不老实。”她温柔的嗔怪着,整理着长裙,坐到林舒腿上,“你来找我,是不是想帮你老板。”

“嗯,但我不太好意思和你开口。”

“为什么?”

“我老板给不了那么多钱,何长安给的多,你现在的情况,拿更多的钱才是最优解。”

祝晚秋点点头……所以她犹豫了。

今晚的意外,似乎让很多人都进退两难,白千寻如此,祝晚秋如此,林舒也是如此,为了老板的利益,那就要牺牲祝晚秋的利益。

“其实……我不需要钱的,我会净身出户的离开,我只是担心小沉,想给他多留点,不过……既然你都来找我了,我会帮你。”

她语气很平静,平静的让林舒意外,他没想到祝晚秋会回答的这么干脆。

“晚秋姐,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找你想个折中的办法。”

她笑着摇摇头,“一个是我儿子,一个是我的情人,你问我谁重要,其实我也说不清,我根本没有好好当过妈妈,也没有经历过男女感情,我帮你,是希望你给小沉想一条后路,我想不出办法了,我身边也没有几个信得过的人了。”

“谢谢你信任我,其实办法我想好了,我会和老板协商。”

“投资,理财,我什么都不懂,更不懂做生意,如果只是卖掉换一笔钱,早晚会被小沉花光,他从小长大的环境太优渥了,不懂得节约,也受不了破产后的日子……”

“不用担心了,卖给何长安,等于一次买断的钱,卖给我老板,是长久的钱。”

“为什么?”她当然不懂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为什么红泥传媒都没能保住。”

“张人杰留的债务太多了。”

“我觉得不止如此。”

他放下祝晚秋,调皮道:“女神姐姐,我有点饿了,有宵夜吗。”

她一下子脸红了,“得寸进尺。”

“被你教坏了呀,在那畜生的葬礼上,你把我带进卧室里,头顶就是结婚照……”

“好啦你别说了,我给你煮莲子粥。”她脸红的出去了。

外表明明是一个熟透的人妻,偏偏有娇羞可爱的一面,无论多成熟的女人,都有一颗少女心,错过的青春年华,让祝晚秋时而成熟,时而呆萌。

林舒来到了地下室,对着昏迷的童远泼了一杯冷水,他立刻醒来了,手脚被绑在椅子上,眼睛也蒙着布。

“管家先生,你醒了?”

“你是谁?”

童远并不认识林舒,根本没说过话,只觉得男人的声音很陌生。

林舒拿出一根牙签,对着他的指甲,“我数到三,你配合我回答,不配合就把牙签捅进去,知道这酷刑有多疼吗。”

“卧槽!你特么谁呀!”

“回答错误。”

“我说!我什么都说。”

做秘书的都很油,童远一秒都没犹豫就认怂了,“你想问什么。”

“你在清算张人杰的债务过程中,捞了多少油水。”

“我……具体的我没计算。”

“说说过程。”

童远颤颤巍巍的说道:“我就是……和买家私下商量好了,带着祝晚秋去谈判的时候,压了价格收购了资产,从中捞了点好处。”

果然是这样。

上头老板都挂了,还对张家这么忠心,那特么百分百是心里有鬼,他故意博得祝晚秋的信任,就是为了在这件事上捞到钱。

张人杰这么一死,引来了太多的狼,祝晚秋并不是心机多的精明人,她性格温柔善良,哪懂得防备这么多的事,就这么被童远骗了。

“所以……你把每一次变卖资产都压了价格,导致债务没能还清。”

童远惊了,没想到这人头脑这么清醒,已经分析到了第五层,他尴尬的吞咽口水,“是……我中饱私囊了太多,债务漏洞没补完,还得再卖出红泥的股份。”

“你是故意这么做的,你也想要在红泥中占个位置。”

“你都猜到了……啊!”

突然的惨叫,牙签瞬间捅进了指甲里,剧痛让童远全身发抖,剧烈的挣扎着。

“你和你老板一样畜生,趁火打劫的欺负孤儿寡母。”

“大哥饶命啊!就算我没在中间捞,债务的事也还不清,红泥的股份还是得卖,只是少卖一点。”

“你当我不懂吗,少卖一点,祝晚秋还能保留第一股东的地位,现在她保不住了,公司就要改姓了。”

故意坑了祝晚秋,被迫卖掉红泥所有权,反而便宜了何长安,这明显是早早就安排好的。

“我错了!饶命啊!”指甲滴出鲜血,童远痛不欲生,“哥,我把钱还给你们,我什么都不要了。”

“你胆子不小啊,今晚还想对祝晚秋动手。”

“我……我鬼迷心窍了,看她太漂亮,没忍住。”

林舒笑了,这句是大实话,然后第二根牙签就捅进去了。

地下室里,又传来一声惨叫。

蹲在门外偷听的张沉,受到了些许惊吓,惊吓的来源不是受刑的童远,而是林舒……

这人是个狠角色……

他以前对林舒的判断全是错的。

张沉不敢听了,匆匆跑回楼上,刚好看到母亲在厨房里煮粥,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以前他爸爸在的时候,祝晚秋都没有为他做过任何东西,现在却心情放松的在为另一个男人做宵夜。

而那个人,张沉之前是当做仇人看待的,现在都快成了他后爹了。

祝晚秋看到了儿子的表情有些不自在,尴尬的解释道:“他待会就走了。”

这段复杂的关系,对张沉来说,是一场煎熬,可现在所有人都背叛他了,装作忠心耿耿的童秘书,也出卖了他们母子,现在他只能依靠母亲。

他也不敢问,母亲是什么时候和林舒有关系的,怕问了更扎心。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