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 第149章 大兽潮的秘密,妖兽图
听书 -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49章 大兽潮的秘密,妖兽图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 作者:冲锋火焰猪| 2021-04-07 17: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灰白?”

许宁尝试性地呼唤一声。

随后,巨虎妖兽头顶上的灰白一跃而下,落入到许宁的怀中。

“灰白,果真是你!”

许宁轻捋着灰白的毛发,眼中露出笑意。

他发现,灰白的额前,多了一个银色螺旋印记。

灰白在许宁怀里蹭了蹭,然后扭过头去,目光从周围的妖兽身上扫视一圈。

随后,那些妖兽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慢慢地退后,在靠近石壁的时候,重新扭曲,进入墙壁,再度变成壁画模样。

这诡异的场面让许宁心头一凛。

刚才他没有见到这些妖兽从壁画中走出的情形。

巨虎妖兽的喉咙间,发出低沉的声音。

它的双眸盯着许宁,额前银白色纹路流溢扭曲。

许宁迎着它的双目,头脑突然一阵晕眩,整个人的意识开始沉沦,像是要被牵引到了某处。

下一刻,许宁发现,自己身边场景变化。

周围的大殿消失,取而代之地是一片银白空间。

随后,银白空间内又是一阵扭曲,出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其中一个是五六岁的男童,穿着一身银色短衫,头上扎着两个发团,小脸上满满是肉,嘟嘟着嘴巴。

而另外一人,乃是一魁梧的中年男子,他身穿一身火红色长袍。

“兄长!”

男童看向许宁,奶声奶气地说道。

“你是……”

许宁似乎意识到什么。

“我是灰白!”

男童碎步小跑到许宁身前,想要扑到许宁怀里。

然而,就在两人接触的瞬间,男童却从许宁的身体前穿过去了。

原来他们二人,都不是实体。

“你真的是灰白?”

许宁虽然觉得这很离奇,但是见到化作人形,而且能够和自己言语交流的灰白,他的心底很是亲切欢喜。

“不错。”

这时候,那身穿火红长袍的中年男子开口道:“此处是我借助道兵,构建的精神意识空间。你见到的,就是我和少主的精神形态。”

“精神意识空间?”

许宁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

“你可以叫我虚虎君,我乃是少主麾下的仆从。”

虚虎君对许宁说道。

“灰白是你的少主?”

许宁先是看了看身边仰着头,盯着自己看的男童,又看向虚虎君。

“是,少主乃是虚空血脉的唯一后裔。”

虚虎君回答道。

“果然,灰白是虚空兽的后代。”

之前在秘境中的经历,已经让许宁有了这样的猜测,眼下虚虎君说出这番话,也是印证了许宁的猜想。

不过同时,许宁心头也是拧起一个小疙瘩。

虚空兽,那可是三百年前,使得霁风州生灵涂炭的罪魁祸首。

灰白作为它的后裔,会不会在长大之后,激发内心凶性,也会变成一头凶残的绝世妖兽。

而且,对于虚虎君,许宁也是多了一丝忌惮。

既然它称呼灰白为少主,那么就说明,虚空兽曾是它的主人。

而虚虎君,当时是不是也对当时的霁风州人族,使用了暴行。

“许宁,我知道此刻你心中有无数疑问,你现在若是想要解惑,尽管问我便是,我将你拉入这精神空间,目的就是如此。”

虚虎君对许宁说道。

确实正如虚虎君所说,对于灰白、对于秘境、对于三百年前的大兽潮,许宁都有着诸多疑问。

“虚虎君前辈,我想知道,这处秘境是否就是三百年前霁风州大兽潮的一处战场?”

许宁问出第一个问题。

“是。”

虚虎君说道:“这处秘境,乃是大兽潮最终之战的战场。当时参与最终之战的人,有不少人都在此处留下了传承。”

“那大兽潮的起因和经过又是如何?真的是虚空兽发动了大兽潮,造成了霁风州的人间惨剧?”

许宁问这话的时候,紧紧地盯着虚虎君的眼睛。

“笑话!”

被问这个问题,虚虎君突然冷笑一声:“一派胡言,要不是我主人,在最后时刻以自身作为空间之眼,与推动兽潮的幕后黑手同归于尽,当时的灾难,根本就不可能结束!”

“什么?”

许宁一惊。

虚虎君的意思,虚空兽不但不是推动大兽潮的罪魁祸首,反而是霁风州的救世功臣。

“三百多年前,霁风州一切安定,我那时跟随主人,生活在远离人族的古老森林,我们虚空族群生活在一起,在人族之外有着自己的秩序。”

“主人自出生之后,就因为虚空血脉无比纯正,被整个族群宠溺。主人生性喜爱自由,曾数次潜伏到人类世界。其中有一次,它结识了当时人族天才,时风絮。”

许宁眼角一动。

虚虎君说着,他也仔细地听着。

“一人一妖兽,虽然是不同种族,但是却惺惺相惜,结下友谊。两人不但一同游历了霁风州,而且还游历了诸多大州。就在两人打算结伴,前往更远处游历的时候,霁风州发生了危机。”

“有一自称是驭兽行者的人,从遥远的世间第一州万胜州来到霁风州。”

“他实力强横,心思毒辣。那时,他手中有一至宝,叫做妖兽图。手持妖兽图,大部分妖兽都可以被其统御。”

虽然已经过了三百年,但是虚虎君的眼中,还是露出深深的忌惮:“为了扩充妖兽图,他疯狂地捕捉奴役霁风州妖兽,当时霁风州内,很多强大的妖兽族群,都被收入了妖兽图之中。”

“虚空族群,也是被他盯上……”

“当时主人带着我和时风絮在一起,幸免于难,而其他的虚空族群成员,则是被全部收入妖兽图中,被奴役起来。只要进了妖兽图,在驭兽行者的操纵下,妖兽图中的妖兽,就会失去自我意识,变成驭兽行者的妖兽傀儡。”

“虚空族群遭受巨大危机之后,主人心急如焚,想要去对付驭兽行者,救出族群。”

“不过,时风絮阻止了主人,他知道,主人当时的实力,根本不是驭兽行者的对手,面对驭兽行者,主人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作为主人的挚友,时风絮也不愿意见到主人忍受这种痛苦,于是将家族中的远古妖兽精血取出,赠予了主人,借助那远古妖兽精血,主人的生命层次得到跃迁。”

“就在主人觉得时机成熟准备去营救族群的时候,大兽潮爆发了。”

“驭兽行者在霁风州奴役了无数妖兽,使得妖兽图中的妖兽无比之多。为了使得妖兽图更为恐怖的器物,驭兽行者决定将妖兽图中的妖兽全部祭炼,将其提升为绝世凶兵。一旦驭兽行者成功,即使返回万胜州,他也会成为一方霸主。”

“可是,驭兽行者失败了,他的实力根本不够。妖兽图在驭兽行者的手中失控了,里面的无数妖兽,被抹去了意识,从妖兽图中逃出,从而爆发了大兽潮。”

虚虎君突然长长叹息一声,眼中也是露出痛苦的神色。

“大兽潮竟然是这样爆发的……”

许宁表情惊疑。

虚虎君的说法,和外界流传的完全不同。

对此,许宁依然抱有一定的疑虑。

虚虎君也是看出许宁并非完全相信自己的话,但是也不介意,而是继续说下去。

“为了应对大兽潮,当时霁风州的宗门、世家联合在一起,摒弃成见,一起应对这场灾难。时风絮也是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逐渐声名鹊起,成为人族领头者。”

“主人作为时风絮的挚友,本来也想跟随时风絮,一起消灭兽潮。但是主人妖兽的身份,在这时实在是太敏感了,它并不被人族接受。为了不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使得时风絮在人族遭受猜忌,主人便主动离开了时风絮。”

“人族,继续着对抗兽潮的行动。”

“但是,兽潮中被抹除意识,只有野兽本能的妖兽们,杀伤力太大了。而且,它们的数量太多了。妖兽图里的妖兽,不只是霁风州被奴役的妖兽,还有驭兽行者从其他州奴役的妖兽。将它们除掉一波,还会再出来一波,根本消灭不干净。”

“当时的情况就是,只有找到妖兽图,将妖兽图彻底摧毁内核,将其封闭,灾难才能停止。”

“于是,时风絮以及其他人族高手,都在拼命寻找妖兽图和驭兽行者的下落。”

“最后,妖兽图找到了,但是驭兽行者却下落不明,可能是见到妖兽图失控,便返回了万胜州。面对无主且危险的妖兽图,所有人就只能孤注一掷。”

“时风絮带着众位人族高手,进入到妖兽图之内,想要找到妖兽图的内核,将其摧毁。但这太难了,连万胜州来的驭兽行者都已无法掌控妖兽图,更何况霁风州的人呢?”

“面对妖兽图这妖兽老巢,时风絮以及各位人族强者节节败退,全部都要葬身在妖兽图中。然而,就在时风絮要陨落的关键时刻,主人出现在了妖兽图中。”

“为了挚友时风絮,主人燃烧了自身全部的纯净虚空血脉,将自己化作虚空之眼,将妖兽图的运转内核扭转到空间乱流之中。”

虚虎君的表情很痛苦:“妖兽图的内核被摧毁了,其中巨量的恐怖妖兽,也死在了时空乱流里面。大兽潮,就这样结束了。”

“伴随着主人的死亡,它的身躯也被分解在妖兽图之内,你之前得到的那半截肋骨,就是主人的残骸。”

“这么说来……”

许宁意识道:“如今咱们身处的所谓秘境,其实就是残缺的妖兽图?!”

“不错。”

虚虎君道:“这处秘境,就是妖兽图所化。”

“因为当时有不少人族强者死在妖兽图内,并且留下传承,于是事后,时风絮便亲自将这妖兽图改动成秘境,等待日后有缘之人,进入其中,获得传承。”

“在妖兽图转化成秘境之后,时风絮也是留下三件道兵,以及数百部秘技和秘典,藏于我们如今深处的石殿之内。等会儿你若是在这石殿之内,继续探索,就能拿到数百部秘技和秘典。”

“在妖兽图转化为秘境之后,我为了守护主人,自愿进入其中。”

“至于时风絮,在当时大兽潮结束后,他享有了巨大威望,直接将自己身后的世家,变成了霁风州的霸主,建立皇权势力。”

“成为一州王朝之主后,时风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将主人挽救霁风州的事实告知世人,只是却遭到当时世家大族的一致反对。”

“因为虽然大兽潮解决了,但是造成大兽潮的驭兽行者却没有受到任何惩戒。这个结果若是公之于众,那么将会令霁风州所有幸存的人族感到不满。”

“为了遮掩这个事实,主人为人族牺牲的事情,最终还是被隐瞒起来。”

“同时,也是因为这件事,时风絮对世家大族颇有不满,于是借助手中权力和自身威望,对其疯狂打压。”

“就这样,时风絮逐渐站在了世家大族的对立面。”

“在长达二十年的交锋后,时风絮最终看明白,除非是有压制一切的实力,不然在武道世界,皇权根本无法牢固,于是,时风絮放手了。”

“他离开了霁风州,去寻找驭兽行者,想要找他做个了结。”

“而时风絮离开之后,王朝土崩瓦解,再度陷入到混乱局面。因为世家大族与时风絮已结仇怨,所以他的挚友,拯救了霁风州的主人,反而被他们描述成了大兽潮的推动者……”

“这件事情,我在百年前暂离秘境寻找虚空族群后裔血脉的时候才知道,当时我无比愤怒,但是也无可奈何……”

说到这里,虚虎君又是叹息一声:“这些,应该就是你想了解的吧?”

“是……”

许宁此时,对于虚虎君的说辞,也是基本相信。

“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么?”

虚虎君又是问道。

“灰白,它就是你要找的虚空族群后裔吗?”

许宁问道。

“是。”

虚虎君点点头:“对,它不但是虚空族群的后裔,而且和主人一样,拥有纯净的虚空血脉。如今我已经打算亲自培养少主,让他重建新的虚空族群。”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